申博现金网88元彩金
【钢铁人马斯克】被迫从Paypal离开,10年间创立三家卓越
主页 > L普生活 >【钢铁人马斯克】被迫从Paypal离开,10年间创立三家卓越 > 作者: 2020-06-13 浏览:212
【钢铁人马斯克】被迫从Paypal离开,10年间创立三家卓越
【钢铁人马斯克】被迫从Paypal离开,10年间创立三家卓越

贾伯斯过世后, 当时大家都在点名谁会是接下贾伯斯火炬的硅谷创业家, 而马斯克正是名列其中,在那之前, 我们可能偶尔会看到媒体提到马斯克的电动车、 太阳能或者太空事业,但都不是台湾媒体的宠爱焦点;在此之后, 可以说是伊隆马斯克在台湾科技媒体经常露脸的高峰, 不管是近来在脱口秀上说出要在火星上引爆核弹、加速火星暖化, 主持 人 怂恿他应该参选总统、 与霍金等科技名 人 联署禁止 人 工智慧武器或者是各式各样 Space X 与特斯拉新科技,都一再刺激 人 们对未来与科技的想像。

对应伊隆马斯克的声名大噪,台湾也有几本关于他的书籍, 都有幸在出版前后拜读过, 最大不同之处是 这本 不仅取得伊隆马斯克週遭友 人 、同事的叙述外, 更是取得伊隆马斯克本 人 以及他两任妻子的访谈同意, 内容上都更属于第一手的现场资料, 对于马斯克的个 人 贴身观察与形容更显深刻。

在阅读过这本书后,可以理解到马斯克从小生长的环境、家族历史、 求学状况、如何从南非到加拿大再进入美国、从网路产业起家、 尔后开展三条极为困难与烧钱的创业战线、走进弹尽粮绝的窘况, 到近几年的起死回生,再度成为媒体的宠儿, 整本书就好像我们走进 钢铁 人「东尼史塔克」的真实 人 生中, 了解他不仅是檯面上的新时代 钢铁 英雄, 也是曾经受过无数打击与挫折的血肉之躯。

我们常感觉到台湾流行的「酸民」、「不看好」文化、 颟顸的大企业与无能政府、看不懂或者充满算计的风投, 用近十多年马斯克的遭遇看起来,也都不是台湾独有, 光特斯拉的事业就已经花了超过十年,才达到众 人 称道的境界, 我们可以清楚的事后诸葛说,他还是硬派的克服了这一切不可能, 获得不少阶段性的成功, 儘管现在离他最终实现 人 类移民火星的梦想还久, 但我想就如同 1960 年代,美国甘迺迪总统所说的:「 我们选择要在十年内登陆月球并完成其他的事,不是因为很简单, 而是因为很艰难,因为我们愿意接受这项挑战,我们不愿延期, 一心战胜这次挑战」。

超越硅谷

「你认为我是个狂人吗?」

伊隆‧马斯克约我在硅谷一家高级餐厅共进晚餐,就在快结束时,他提出这个问题。

马斯克将手放在桌上,做出起身姿态,然后停住,眼睛盯着我,冒出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问题。这尴尬的一刻,让我一时语塞,我要如何有技巧的回答?

一直到我与马斯克相处多时,我才了解这个疑问更多是针对他自己,我说什幺都不重要。马斯克显然想知道我是否可信赖,他直视我的眼睛,然后做出了判断。

马斯克处理不可能任务的从容作风,使得他成为新硅谷之神,佩吉等企业执行长提到他时,总是充满敬畏,初露头角的创业家们就像当年人们模仿贾伯斯一样,争相「效法伊隆」。

我在特斯拉电动车的设计工作室对马斯克进行第一次专访,并开始认识马斯克的说话方式和他独特的商业模式。他是个有自信的人,但未必擅长展现这点。初见面,马斯克可能显得害羞且几近笨拙。他还是有南非口音,但已不太明显,最难以掩盖的是他说话时特有的停顿模式。

马斯克就像许多工程师或物理学者,会在寻找确切用词时停顿,而且他往往会陷入複杂冗长、晦涩难懂的科学陈述,全程都没有辅助说明。马斯克期待你跟上他的思路。但这一切并不会让人讨厌。事实上,马斯克会说很多笑话,可以十分迷人,只是他不是很容易跟人聊天的人。

「我想或许有太多聪明人追逐网路、金融和法律,以致我们未能看到更多创新。」马斯克语重心长地说。

在第一波的网路狂潮破灭后,硅谷陷入深度萧条,科技业不知如何自处。创业投资人停止资助新的创业公司,创业家们的宏大概念被最狭隘的想法取代,硅谷宛如集体进入戒毒所。数百万的聪明人一度相信自己正在创造未来,然后……咻地一声,打安全牌突然流行起来。

「在我的世代,最聪明的人想的是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,」脸书数据分析团队负责人翰莫巴契尔说,「这真是太逊了。」

硅谷开始看起来很像好莱坞,而且它的消费者已转向内心世界,沉迷于虚拟人生。

许布纳是率先提出创新停滞现象可能预示更大问题的人之一。他发表名为「全球创新有可能呈现大衰退」的报告,是对硅谷的控诉或至少是不祥的预警。

提尔是 PayPal 共同创办人,他以「我们想要飞行车,却得到 140 个字元」做为他的创投公司创办人基金的口号。他也在一篇名为 「未来怎幺了」 的论文中指出,推特及其 140 个字元讯息等类似发明,是如何让大众失望。

因网路创业致富的马斯克,汲取了硅谷大多数的精神,并利用硅谷精神来改良体积庞大、工序繁杂的机器与工厂运作,从太空火箭、电动车、太阳能发电到 Hyperloop 计画,跨业打造出令人惊奇的产品,追求真正的突破性成就,这些有可能正是这一代以资讯科技创新为主的创业家所错失的。

建立 SpaceX 大军

2001 年马斯克满 30 岁,这个生日使他深受打击。PayPal 已被夺走,交给别人经营。

马斯克形容像是一边吞食玻璃,一边凝望深渊的创业人生,已经变老了,硅谷也是。有个念头开始愈来愈吸引人,那就是离开硅谷。

马斯克的整个人生都在追逐更大的舞台,而此刻的帕罗奥图似乎比较像是一块踏脚石,而非终点。他决定带着洁丝汀搬到洛杉矶,在那里建立他们的家庭,迈向人生下一个篇章。

吸引马斯克的,不只是洛杉矶的华丽炫目和多采多姿,还有太空的召唤。

马斯克被迫离开 PayPal 之后,开始重新思考童年时对火箭飞行器和太空旅行的热望。他也开始认为,他可能有比开发网路服务更伟大的使命。

马斯克是刻意选择洛杉矶的,南加州温和而稳定的气候,使得洛杉矶自 1920 年代洛克希德公司在好莱坞成立以来,就受到航太产业的青睐。包括霍华‧休斯,以及美国空军、NASA、波音在内,有许多航太业一流的人才和机构已经在洛杉矶及其邻近区域,进行多项製造计画和尖端实验。时至今日,洛杉矶依旧是美国军方航太作业和商业活动的重地。

马斯克对太空的思考愈多,愈觉得大众彷彿已经丧失对未来的雄心和期许。一般人也许会将太空探索视为浪费时间、精力与金钱,并因为他讨论这个话题而嘲笑他,但马斯克是非常严肃认真的思考星际旅行的可能。他想要鼓舞大众,重新激发他们对于科学、征服未知和技术创新的热情。

马斯克的计画在航太界流传时,当时所有人都嗤之以鼻。大家只有叹息:「喔,好吧!他本来可以花 1,000 万美元把老鼠送上太空,但他现在却要耗资数亿美元,而且很可能像之前所有人那样以失败收场。」

不同于波音、洛克希德,或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发射的大型火箭,马斯克的火箭会瞄準较低阶的卫星市场,这种火箭很适合提供新崛起的较小有效酬载服务,近几年来演算能力和电子技术大幅进步,促成了这些较小载荷的服务需求。

如果能够大幅降低每次发射的成本,并能够定期发射,将为商用和研究用酬载开启一个全新市场。马斯克非常喜欢这个引领潮流,成为太空新纪元主力的想法,他打算让他的火箭事业直接切入这个新市场。

2002 年 6 月,太空探索科技公司低调诞生。马斯克很快就按照他特有的工厂美学,将 SpaceX 办公室改装了:水泥地面铺上了一层光滑的人工树脂,一层白色新漆厚厚的粉刷在墙面上。白色的设计是要让工厂看起来乾净,并给人愉快感受。办公桌散布于厂房四周,以便那些从常春藤名校毕业的电脑科学家和工程师,在设计机器时,能够与建造硬体的焊接师傅和机械技师坐在一起。

这种做法是 SpaceX 的第一项重大突破:传统航太公司偏好将不同的工程部门隔开,而且为了在不动产和劳工成本低廉的地点设厂,工程师和机械技师往往相隔数千里远。

SpaceX 企图想成为美国火箭产业现代化的全新开始。马斯克觉得太空产业已经有大约半个世纪没有真正的进展了,航太公司之间很少有竞争,它们倾向于製造最高性能的极昂贵产品,为每一次发射建造一台「法拉利」,其实一辆「本田雅歌」或许就能达到目的。

马斯克把硅谷的创业能力运用在 SapceX 上,并善用过去数十年来演算能力和材料科学方面的巨大进展,使得公司营运精简又迅速。

让车子变有趣

2012 年中,特斯拉电动车让那些自满的车厂大为震惊,Model S 轿车开始交车,这款全电动豪华轿车充电一次可跑超过 480 公里,起步加速 0-96km/h 仅需 4.2 秒。利用可选择的配备,放置两个面朝后的儿童安全座椅,这辆车可坐 7 个人,此外 Model S 有两个行李箱,一个是标準型,另一个是「前行李箱」,就在一般汽车放置体积庞大的引擎位置。

这辆轿车的底盘是由电池组构成,它还有一个西瓜般大小的电动马达位于两个后轮之间,去除了引擎运作和刺耳的机器噪音,这意味 Model S 跑起来很安静,它在速度、里程数、操作和储藏空间方面,也优于多数豪华轿车。

此外,Model S 的车门手把是隐藏式设计,让车身外观更显流畅,当驾驶靠近按下钥匙开锁键,银色感应式门把会自动弹出,驾驶开门进入后,手把会再度收回。一坐进车内,眼前是一个 17 吋触控萤幕,控制车子多数的功能,不论是调高音响的音量,或是手指一滑打开天窗,都由这个触控萤幕控制。多数汽车有一大片仪表板来容纳各种显示器和按钮,并保护人们远离引擎的噪音,而 Model S 则是提供更大空间。

Model S 拥有先进的无限网路传输系统,驾驶可透过触控式的主控制台,聆听线上串流网路音乐或显示 Google 地图来导航,启动车子不需转动钥匙或触碰按钮,驾驶坐在椅子上的重量,加上形状像是迷你 Model S 的感应钥匙,就可启动车辆。这辆车使用重量较轻、强度却更高的铝合金材质,安全评级是史上最高,车主可以在全美高速公路沿线装设的特斯拉充电站免费充电;特斯拉公司计画这些充电站日后将扩大至世界各地。

对于工程师和关心环保的人而言,Model S 是高效率车厂的典範。传统的汽车和油电车有数百个至数千个可动零件,仅有大约 10-20% 的效能会变成推进力,多数能量会变成热耗损、冷却耗损与机械耗损。相较之下,Model S 有约 12 个移动零件,电池组瞬间输出能量到马达,由马达转动轮胎,最后约产生 60% 的有效动能。

Model S 还有一项显着特点,特斯拉直接透过自己的专卖店和网站贩售,顾客不用到经销商那里,跟促销人员讨价还价。它模仿苹果设置自己的专卖店,通常选择邻近苹果商店的高级商场。

这里的展售人员不靠佣金赚钱,也不需要努力说服你购买一系列的额外配备或服务。无论你最后是在专卖店或网站上购买这辆车,都会得到备受礼遇的交车服务。

特斯拉还可以为 Model S 车主提供一种补救问题的方法,是大量生产的大车厂根本做不到的。特斯拉的工程师可在车主不用车的时候,透过网路连结进入车子系统,下载更新软体,当车主要用车时,发觉车子问题解决了,感觉好像魔法精灵把它修好了。

除了修补错误的神功之外,特斯拉也开始为 Model S 安装更新软体,增加车子的新功能。很可能在一夕之间,Model S 就多了在山路和高速公路驾驶的新摩擦力控制功能、突然充电速度变快,或是拥有新的声控範围。

特斯拉将车子变好玩,这是一种在你购买之后实际上功能会变得更好的设备。诚如最早的 Model S 车主之一、也是第一个解码人类 DNA 的知名科学家文特所言:「它改变了运输的一切,它是一部有轮子的电脑。」

第一批注意到特斯拉开始展现不凡成就的,是硅谷的科技爱好者。这里有许多喜欢尝鲜的人,他们不只愿意花 10 万美元在一种可能不会成功的产品上,也愿意相信一家创业公司能为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好处。

马斯克着手製造这辆全电动轿车,在技术与设计上有许多坚持都不容妥协。继 1925 年克莱斯勒成功崛起之后,美国就没再出现过任何成功的汽车公司,直到特斯拉创立。Model S 上市一年后,特斯拉出现获利,公司市值相当于马自达汽车。

马斯克创造了相当于 iPhone 地位的车子。底特律、日本和德国的汽车经理人,只能望着他们蹩脚的广告兴叹,一边思索这到底是怎幺发生的。

让员工主动创新的绝招

SpaceX 团队被磨练到能够在三天内製造出一台火箭引擎,同样这批人还被要求精通软体。这群年轻机敏的工程师,本着冒险精神,愿意挑战跨学科任务。「这样的经验几乎让人欲罢不能,你才 24、25 岁,就被委以重任,这给了年轻人很大的自信。」

马斯克不能容忍的是,藉口一堆和欠缺明确的解决计画。许多工程师都是在面对马斯克的招牌式盘问之后才认识到这点。「第一通电话是最糟的,某件东西出了问题,伊隆问我要多久才能重新运转,我没办法立即回答。他说:『你一定得回答,这对公司很重要,所有事情都取决于此。你为什幺没有答案?』他不断用尖锐的问题轰炸我。我原本以为让他迅速知道发生什幺事比较重要,但我学到了,更重要的是有全盘的了解。」

马斯克为公司精挑细选各种必要人才,精心打造一支工程特种部队。 SpaceX 想要雇用的人是充满热情、具团队精神,并有实际动手製造机械经验的。「即使你的工作是编写程式,你还是必须知道机械如何运作,我们要找的是那些从小就喜欢製造东西的人。」

能够通过重重考验、面试反应灵敏,又写了一篇好论文的应试者,奖赏就是获得和马斯克面谈的机会。在与马斯克见面之前,每位求职者都会收到警告,被告知面试可能持续 30 秒钟至 15 分钟:

一开始马斯克可能仍然不停的写着电子邮件和埋头工作,不太开口,别害怕,这是正常的;最后他会坐在椅子上转过来面对你,但即便是那时候,他可能不会与你的眼神有实质的接触,或没有完全意识到你的存在,别害怕,这还是正常的。在适当的时候,他会跟你说话的。

从马斯克开口的那一刻起,接受面试的工程师们,有可能感到冗长费解,或觉得谈话内容宏伟深奥,每个应试者的经历不一样。他不是太在乎应徵者是否知道答案,他更看重的是应徵者如何描述问题,以及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。

毫无疑问的,马斯克已经精通如何让公司员工发挥最大功效。

一般是经理人为员工设定截止期限,而马斯克是引导工程师为自己的完成期限负责。他不会说:「你必须在週五下午两点前完成。」他会说:「我需要这项很难完成的任务,在週五下午两点前完成,你能做到吗?」当你说:「我可以」,你努力工作就不是因为他的要求,而是为了你自己,你可以感觉到这种区别,你已为自己的工作做出承诺。

SpaceX 花了四年时间设计天龙号太空船,这或许是航太史上同类计画中完成速度最快的。这项计画一开始由马斯克带领少数几名工程师一起进行,他们大多数人不满 30 岁。天龙号成本总计 3 亿美元,其他公司的太空船计画比它高出 10 至 30 倍。「我们自己採购金属原料,进货后将金属摊开、焊接,并製造出所需物件,几乎所有物件都在 SpaceX 厂房製造,所以成本可压低。」

工程师戴维斯也曾被马斯克要求去完成不可能实现的任务。当时 SpaceX 需要一个致动器来推动猎鹰 1 号第二节火箭的平衡环架。戴维斯这辈子根本没建造过任何装置,于是找了一些供应商,对方报价 12 万美元。

「伊隆笑了,」戴维斯说,「他说:『那个零件不会比一个车库门控制系统更複杂。你的预算是 5000 美元,去完成它吧!』」最后戴维斯花了 9 个月製造出这个致动器,成本只要 3,900 美元,后来随着猎鹰 1 号一起飞上太空。

戴维斯说:「公司所有员工都有过类似经历。伊隆就是能够非常迅速做出重大决定,今日他的作风依然如此。」

瓦特森也证实这点。他之前在航太总署的喷射推进实验室工作了 24 年,参与过各种专案,包括建造和测试能够承受太空严酷环境的运算系统。喷射推进实验室通常会採用经过特殊强化的昂贵电脑,这点令瓦特森很沮丧,他梦想製造出更便宜、但有同样成效的电脑。当马斯克面试他时,他了解到 SpaceX 需要的正是这种思维。马斯克想要的火箭运算系统,成本不超过 1 万美元,按照航太产业的标準来看,这是个疯狂数字,因为一枚火箭的航空电子设备成本,通常超过 1,000 万美元。瓦特森说:「在传统航太公司,光是为了讨论航空电子设备成本的会议,所準备的食物花费就不只 1 万美元。」

最后,瓦特森真的达成这个任务,交出成本 1 万美元的航空电子系统,第一个系统叫做 CUCU,被放在国际太空站,与天龙号通讯。

【钢铁人马斯克】被迫从Paypal离开,10年间创立三家卓越
【钟錶异言堂】救世主或是终结者?浅谈ZENITH「Defy
【钻石山】莆田$1虾苗紫菜
  相关文章

申博现金网88元彩金|各方面新闻信息网|信息门户网站|做全面的健康门户网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七彩众乐平台APP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365体育投注提现